全球各地涌现抢煤热潮

自迅分享 时间:

2022年,乘着时代的东风,煤炭为经济的增长贡献了一份绵薄之力,上半年,煤炭板块累计涨幅高达31.38%,成为唯一录得上涨的申万一级行业指数。那么今天小编在这里给大家整理一下全球抢煤热潮涌现,我们一起看看吧!

煤炭行业往事

煤炭作为第一次工业革命的生命源,曾经影响了一个时代的变革。一个冷知识:我国曾是世界上发现、开采和利用煤炭最早的国家。

据悉,成书于春秋末战国初(约公元前5世纪)的《山海经·五藏山经》,已经有关于煤的记载。在西方,关于煤的最早文字记载始于公元315年,比我国晚了近800年。

追溯历史发现,煤炭产业的发展演化,离不开经济社会的发展,尤其是在工业发展需求不断增长的情况下。

毕竟二十多年前,我国工业发展还相对缓慢,因此,煤炭产业并不那么受欢迎。

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进一步与国际接轨,外贸对经济产生了强劲拉动。与此同时,国内的基建也进入快速发展期,成了拉动内需的一大动力。

2002年,国家取消了电煤指导价,实行市场化运作,煤炭价格开始上涨。煤炭的“黄金十年”正式开启,作为财富的象征,“煤老板们”就此登上了历史舞台。

即使放在近几年,我国依然是煤炭消费大国。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2021年世界煤炭产量和消费量都接近80亿吨。初步核算,我国2021年能源消费总量为52.4亿吨标准煤,超过全球煤炭总消耗量的一半。我国煤炭消费总量已经连续10年稳居世界第一,是排名第2的印度5倍之多。

其中,2021年全球煤炭产量排名顺序为,中国、印度、印尼、美国、俄罗斯和澳大利亚。

煤炭资源分布上,我国的总格局是“北富南贫”,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素有中国“煤海”之称的山西。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21年,山西以11.93亿吨的原煤产量,排名榜单首位,排在第二位、第三位的分别为内蒙古和陕西。

作为中原地区的大门,山西省共有118个县,其中94个县有煤。可以说,几乎是县县有煤矿,煤炭储量高达2600亿吨,占到了全国的三分之一。这也为“煤老板们”的发家致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大众眼中,常常把“煤老板们”和土豪画上等号。当时,煤老板组团在全国买房的消息,成了不少人茶前饭后所谈论的话题。

2005年-2007年,中国经济发展驶入快车道,煤炭的供给收缩,需求膨胀,煤价一路上扬。

煤价上行叠加行业供不应求,煤炭企业盈利明显改善,这促成了煤炭行业的第一轮大行情。

直到2008年,前三个季度煤炭还热得像黄金,价格按小时算。中国动力煤现货价格冲高至1060元/吨。煤矿走俏,电厂压力骤增。

然而,好景不长。正当煤炭企业准备大干一场,积极供货之时,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让煤炭的需求量骤降,煤炭行业出现供过于求的现象,煤价也跟着遭殃了。

2008年以后,国家开始对煤炭行业进行兼并重组,仅留下了头部产业,一些规模较小的煤老板被淘汰。

2012年起,煤炭行业结束十年黄金期,煤价经历起起伏伏,再也没能站上1000元关口,直到2021年1月。

重获新生

市场上流传着一种说法,锂矿是白色石油,煤炭是黑色黄金。作为上游资源品,今年的煤炭和锂矿同样受欢迎。

据法新社报道,玻利维亚前总统莫拉莱斯曾自述,他的下台和锂矿不无关系;

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锂电企业高层组团赴美,商讨锂电池上游供应链稳定性问题。

煤炭这边,更是得到了时代的眷顾。

2021年电煤价格飙升,秦皇岛5500大卡动力煤,7月价格为1000元/吨,3个月后就飙升了一倍多,到了2600元/吨左右。

2022年国际三大动力煤价格不断冲击历史高位,纽卡斯尔动力煤现货上周冲破460美元关口,欧洲ARA港口6月24日达到408美元,而南非理查德港口截至8月5日仍旧处在370美元的历史最高价格水平。

那么,这两年煤价上涨的核心逻辑是什么?两个字概括:缺煤;延伸到四个字:供不应求。这背后涉及的因素又比较多。

2021年,疫情在全球蔓延,经济活动受到抑制,导致大宗商品价格飙升。再加上,国家对于碳中和目标的设定,煤炭供给出现短缺。

进入2022年,在欧洲面临天然气供应紧缺的背景下,全球开始抢煤,再加上前段时间极端天气的原因,缺煤现象进一步凸显。

印尼作为世界上最大动力煤出口国,对海运煤炭市场有着风向标的作用。今年初受煤炭出口禁令影响,印尼煤炭生产及发运量明显低于往年同期水平。

从印尼煤炭流向来看,排在第一位的仍是中国,占总发运的33%。受国内保供稳价政策影响,致使国内外煤价倒挂严重,进口煤贸易商采购节奏放缓,进口数量明显减少。

虽说我国是煤炭“大户”,但在面对行业供给侧改革、煤炭开采成本不断抬升的情况下,煤炭企业的开采意愿正在下降。

2016年,国务院出台《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在意见的指引下,煤炭行业掀起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的浪潮。

结果就是,一边,煤炭的地域集中度大幅提升,2016年晋陕蒙新四大金刚产量占全国产量比仅为69.1%,2020年这一比率提升至78.29%。另一边,煤炭的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头部企业优势越来越强。

根据能源局的统计数据,截至2020年底,全国30万吨/年以下煤矿1129处、产能1.48亿吨/年,较2018年底减少911处、产能1.04亿吨/年,降幅分别达45%、41%。

卖煤赚钱的时代

如今,全球“抢煤”大潮涌现,煤炭企业开始“咸鱼翻身”,卖煤大赚的时代又回来啦。

以陕西榆林市为例,剔除增值税留抵退税因素后,上半年财政收入同比增长87.4%,超过西安位居陕西省首位。

陕西省财政厅新闻发言人直言不讳地表示,上半年陕西财政收入增长较快,主要得益于煤炭、石油等能源行业拉动,相关税种保持高速增长。

事实上,榆林是中国的能源重镇,煤、气、油、盐资源富集一地,榆林煤炭预测储量2800亿吨,其中神府煤田是世界七大煤田之一。

印度“煤王”高塔姆·阿达尼身价倍增,个人净资产超过1300亿美元,仅次于马斯克和贝佐斯。

根据广发证券的统计,覆盖的25家煤炭开采公司中,上半年合计营业收入和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7426亿元、140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5.8%、104.5%。

煤炭能涨多久,目前市场还没有一个定论。虽然不少机构预测,一直到2024年底,煤炭价格都将挂在历史高位。

煤炭风光的背后又会带来一个新的问题,如果煤炭价格一直上涨,各国会不会想办法摆脱煤炭的掣肘。


207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