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万家财经 > 期货 >

菜油波动幅度加大

宇林

国内商品期货午盘多数收涨,海外电价飙升推升有色金属集体上涨,沪锌、沪镍、不锈钢涨超2%;此外,油脂油料普涨,豆二涨超2%,豆粕、菜粕、棕榈油均涨近2%。小编在这给大家带来菜油波动幅度加大,欢迎大家借鉴参考!


菜油波动幅度加大

上周国内菜籽油期货高位大幅振荡。现货市场,截至12月17日,江苏地区四级菜油现货报价12910元/吨,此前一周现货四级菜油报价13050元/吨,上周现货价格下跌140元/吨。库存方面,全国菜油商业库存(含内陆地区以及非转基因菜油)为54.4万吨,较此前一周增加3.7万吨。而如果仅跟踪华东和华南地区菜油商业库存(以进口四级菜油为主)的话,当前华东和华南地区菜油库存为最近五年的平均水平。

上周国内三大油脂期货价格波动较大,显示多空博弈激烈,总体走势为先抑后扬,最终平盘收官。上周初南马来西亚棕榈油协会发布的产量跟踪数据显示,12月1—10日产量比上月同期下降2.69%,该降幅低于季节性的8%,因此市场预期马来西亚棕榈油产能开始增加,同时周末马来西亚放开劳工限制政策的消息也给未来棕榈油产量可能快速恢复埋下伏笔。多重利空因素下,马来西亚棕榈油领跌市场。

美豆油由于EPA生物柴油添加量低于市场此前预期,进一步拖累油脂市场,三大油脂联袂下跌至周度低点。然而,NOPA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11月国内大豆压榨数据低于预期水平,豆油库存超预期下降至18.32亿磅,隔夜美豆油自低位反弹将近4%。SPPOMA公布的数据显示,12月1—15日南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环比减少5.1%,较1—10日的2.69%降幅扩大,进一步刺激市场反弹。

从全球主要油籽供应来看,2021/2022年度全球油籽总产预估供过于求600万—700万吨,主要来自于大豆增产。而2021/2022年度全球17种油脂产量有望增加850万吨,棕榈油、葵花籽油、豆油产量都有望增加,预计结转库存将较上一年度增加150万吨。需求方面,全球油菜籽由于加拿大减产导致供应紧张,料使2022年1—6月菜籽压榨较今年同期减少300万吨,降幅较大的国家和地区可能是加拿大、欧盟27国和美国。明年上半年,国内菜籽压榨将基本维持在360万—370万吨,国内进口主要来源为加拿大、澳大利亚和乌克兰。乌克兰已经基本完成出口计划,额外增量尚有困难。在加拿大大幅减产的背景下,可能需要额外的溢价才能刺激加拿大增加出口减少其国内压榨。但国内油厂也可能直接通过增加进口菜油、菜粕的形式满足需求。

目前油脂市场主要焦点有两个:一是棕榈油产量,二是生物柴油政策。这两个方面都与疫情息息相关,如果疫情未能缓解,那么棕榈油产量恢复的进程将会受阻,而生物柴油进一步加码的难度就会加大;如果疫情有效缓解,那么棕榈油劳工问题解决,产量可以很快恢复,但生物柴油政策也可能随着经济复苏不断加码,进而刺激需求。强现实、弱预期,后市油脂具体如何走,还需要时间进一步确认。

期市播报:海外电价飙升推升有色金属价格油脂油料普涨

12月23日,国内商品期货午盘多数收涨,海外电价飙升推升有色金属集体上涨,沪锌、沪镍、不锈钢涨超2%;此外,油脂油料普涨,豆二涨超2%,豆粕、菜粕、棕榈油均涨近2%。截止发稿,沪锌主力涨2.37%,报24375元/吨。

隔夜,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大豆期货市场继续上涨,创下数月来的新高。南美一些农业产区天气干燥,引起供应担忧。截至收盘,大豆期货上涨6.75美分到22.25美分不等,成交最活跃的3月期约交易区间在1309.50美分到1339美分。据中国粮油信息网,今日东北产区新季大豆现货价格或将以稳定为主。东北产区部分地区种植面积较少,基层粮源约占2-3成,农户较为惜售,贸易商鉴于需求端很少要货收购热情不高。

延伸阅读

能源危机再度爆发!欧洲一众炼铝巨头纷纷减产 电价已无法承受

据报道,欧洲能源价格持续飙升,使该地区最大的天然气和电力“消费者”面临严重亏损,迫使工业巨头减产,并威胁到经济复苏。

随着能源成本逐日刷新纪录,金属和化肥等行业的财务压力也在增加,尤其是铝冶炼商都在纷纷减产。据悉,欧洲最大的铝冶炼商法国敦刻尔克铝业公司(Aluminium Dunkerque Industries France)在过去两周限制了产量。

工会代表Laurent Geeraert说,铝是最耗能的工业金属之一,电力价格飙升迫使敦刻尔克铝业减产约3%。他说,自11月初以来,该冶炼厂已损失了约2,000万欧元(2,260万美元),如果电价维持在极高水平,可能需要进一步限制。

德国Trimet Aluminium公司旗下三家铝冶炼厂中Voerde(年产能9.5万吨)和Hamburg(年产能13万吨)两家冶炼厂降低产能,预计产量减少近30%,涉及约7万吨的年产能。而Trimet旗下另一家冶炼厂年产能为16.5万吨的Essen,则暂未发生减产。据估计,发生减产的两家铝冶炼厂目前的现货原材料和能源价格为每公吨3800美元,无法盈利,目前LME期铝报价仅2800美元附近。

此外,黑山铝生产商Kombinat Aluminijuma Podgorica(KAP)也可能因高昂的能源价格面临关停的命运,或涉及7.5万吨年产能。据报道,KAP与黑山国有供电企业Elektroprivreda Crne Gore(EPCG)签订的电力供应合同将于2021年12月31日到期。合同到期后,KAP将面临高昂的能源成本,因此该公司或宣布将逐步关停KAP铝冶炼厂。

铝价今年上涨了40%以上,欧洲地区的需求也在迅速增长,但能源价格正在侵蚀铝价的盈利能力。按照法国一个月的基本负荷价格,生产一吨铝所需的电力成本约为1.1万美元。

能源危机向更多行业蔓延

不仅如此,能源危机还在向更广泛的行业蔓延。托克(Trafigura)旗下的Nyrstar将于1月初暂停法国的锌生产;罗马尼亚最大化肥制造商Azomures也将暂停生产活动。Azomures上周五表示,工厂已开始关闭,农民负担不起如此高的价格。

“我们正在看到欧洲铝工业和其他电力密集型金属冶炼行业的生存危机,”金属贸易商Concord Resources Ltd。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汉森(Mark Hansen)说,“要让这些企业恢复运营并不总是那么容易。这些不仅仅是开关。”

今年的能源危机可以说是相当严重,天然气价格飙升了800%以上,而电力成本则上涨了500%左右。由于冬季最寒冷的几个月仍在前方,俄罗斯限制天然气供应,目前还看不到缓解的迹象。随着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种在欧洲大陆蔓延,所有这一切都可能给欧洲工业经济留下持久的伤疤。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欧洲和美洲研究部主管Sarah Hewin表示,“无论是对家庭还是对企业来说,更高的汽油价格都将对经济活动构成不利因素。最近天然气价格的飙升显然对所有欧洲经济体的前景都是负面的,包括英国。”

菜油短期上下两难

展望后市,虽然供应依旧偏紧支撑菜油维持强势,但受豆油和棕榈油破位下行的影响,菜油很难独自走强。

12月初,因供应偏紧,郑州菜油期货一度放量上冲,主力合约继续刷新近几年高点。不过,因豆油和棕榈油期货破位下行,菜油期货无功而返,再次回到前期振荡区间。

整体供应依旧偏紧

因播种面积下降以及生长期间遭受严重干旱,今年全球最重要的油菜籽生产和出口国加拿大的油菜籽大幅减产,由去年的1960万吨下降到今年的1260万吨,降幅为33.4%。虽然澳大利亚油菜籽产量比上年大幅增加,12月美国农业部报告也将2021/2022年度全球油菜籽产量上调至6835万吨,比上月预估增加85万吨,但仍为近3年来最低水平。加拿大油菜籽减产使得其出口能力大幅下降,在接下来的一年,我国油菜籽和菜油进口量势必减少。

另外,我们还应该注意到,由于持续干旱,加拿大油菜籽含油率下降,将导致菜油产量降幅较油菜籽产量降幅更大。加拿大谷物理事会发布的初步样本数据显示,2021年,加拿大油菜籽生长期间天气炎热干燥,导致油菜籽含油率降至20年来次低水平。据调查,2021年,油菜籽平均含油率为41.9%,上年为44.1%,5年平均水平为44.4%,2003年为41.8%。

由于加拿大油菜籽减产,使得我国油菜籽进口量下降。数据显示,10月,我国累计进口油菜籽27.5万吨,较9月的22.92万吨环比增加19.98%;1—10月,我国累计进口油菜籽212.58万吨,较去年同期的243.41万吨,同比减少12.66%。10月,我国菜油及芥子油进口量仅为8万吨,同比下降49.2%;1—10月,我国菜油及芥子油进口量为197万吨,相比2020年同期增长了35万吨,同比增长22.1%。

目前,沿海地区油厂的油菜籽和菜油库存水平不高,国内菜油整体供应依旧偏紧。据监测,截至12月10日,沿海地区主要油厂菜籽库存为26.3万吨,周环比减少0.3万吨;油厂菜油库存为4.7万吨,周环比增加1.72万吨,大幅低于前两个月10万吨左右的水平。

相关油脂利空重重

由于菜油在整体植物油消费中占比仅有10%左右,其价格走势难免受棕榈油和豆油的影响。而目前来看,豆油和棕榈油的基本面均偏空,导致其国内外期货价格下跌趋势明显,给菜油带来明显拖累。由于播种面积增加,今年美豆产量恢复性增产。美国农业部公布的12月供需报告显示,今年美豆产量为44.25亿蒲式耳,比去年增加2.09亿蒲式耳。2021/2022年度期末库存将为3.4亿蒲式耳,比去年增加0.84亿蒲式耳,从而导致美豆跌至1300美分/蒲式耳。

因豆油和豆粕出口良好,油厂加工利润较好,较低的美豆价格刺激油厂开工,美国油厂开工率维持相对高位。美国全国油籽加工商协会(NOPA)发布的月度压榨数据显示,11月美豆压榨量为1.79462亿蒲式耳,虽然略低于分析师预估的1.8164亿蒲式耳水平,但仅低于去年同期的1.8102亿蒲式耳,为历史月度压榨量的第7高点。相应地,美国豆油产出量增加。截至11月30日,NOPA会员企业的豆油库存为18.32亿磅,月环比下降0.03亿磅,为6月以来的首次下降,但同样为历史偏高水平。

从需求端来看,奥密克戎导致资本市场恐慌,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下跌,使得具有生物柴油概念的豆油受到拖累。除此之外,美国环保署(EPA)下调生物燃料掺混量,将使豆油的生物柴油消费量低于预期。上周EPA公布了推迟多次的可再生燃料掺混方案,在该提案中,为适应2020—2021年间疫情造成的燃料需求下滑,EPA提议削减2021年可再生燃料掺混义务至185.2亿加仑,并追溯性下调2020年掺混义务。2022年,生物质柴油的强制掺混量将仅由24.3亿加仑增长13.6%至27.6亿加仑,增幅明显不及美国农业部的预估。这意味着随着可再生燃料掺混方案尘埃落定,美国豆油平衡表将面临可再生燃料需求的下调压力。

与此同时,受棕榈园采摘工人不足的影响,今年以来,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持续低于预期,一度导致棕榈油期货价格刷新历史纪录。不过,近期随着政府允许境外劳工进入马来西亚,工人不足问题有望缓解,棕榈油生产有望恢复正常。另外,随着棕榈油和豆油价差收缩,棕榈油性价比走低,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急剧下降,导致马来西亚棕榈油期货走低。马来西亚船运机构SGS公布的出口数据显示,12月1—15日,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量为78.95万吨,较11月同期的91.19万吨下降13.4%。对主要出口地欧盟、印度和中国的出口均出现明显下降。

天气影响南美大豆

目前,巴西大豆已经基本播种完毕,阿根廷大豆播种已过七成,开始逐渐进入关键生长期。市场对巴西和阿根廷的大豆生产给予较为乐观的预期。据外媒消息,一份调查显示,分析师们预计,2021/2022年度,巴西大豆产量有望再创历史新高。来自12家机构的分析师平均预计,巴西2021/2022年度大豆产量为1.4412亿吨,高于11月预测的1.4394亿吨,较2020/2021年度的1.3732亿吨(CONAB数据)增长680万吨或4.95%。美国农业部预计,阿根廷的大豆产量在4950万吨,比上年度增加330万吨,增幅为7.1%。

不过,由于南美大豆尚处于播种期和生长期,生产仍存较大的不确定性。目前,南美地区被拉尼娜气候模式笼罩,巴西南部和阿根廷出现干旱的概率仍存,最近几周上述地区降雨偏少,开始出现干旱迹象,大豆生长状况有所转差。据统计,截至12月13日,巴西第二大产区帕拉纳州2021/2022年度第一茬大豆优良率为71.0%,低于前一周的83.0%和去年同期的75.0%的水平。南美是当前全球大豆最重要的产区,其天气状况变化将直接影响大豆的供需水平,进而影响到豆油的供需。一旦发生干旱,将刺激大豆和豆油走强,进而提振菜油价格。

整体来看,虽然菜油较豆油升水扩大,但因自身供需偏紧,仍能维持偏强走势。不过,豆油和棕榈油的偏弱也会对菜油走势带来不利影响。与此同时,由于南美大豆生产开始进入关键生长期,天气变化也会对包括菜油在内的油脂价格走势带来决定性影响。在多空因素交织的背景下,菜油期货有望维持振荡走势。



菜油波动幅度加大相关文章:

福建省自改革开放以来取得了哪些巨大成就

中国股票市场现状

通胀压力不大,宽松格局持续——海通宏观周报(姜超等)

股票里的可用余额资金余额可取金额是什么意思怎么里面的金额都不...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191117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友情链接